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化热点 ->  文化动态 -> 正文
郑艺桐诗歌赏析
2022-02-17 16:15:20  |  作者:郑艺桐 来源:文旅中国  |  浏览:2641
0
摘要:《永不失落》如风轻快游走的兽与鸟形销骨立各自枯瘦清冷钢丝绳下盘绕鲜嫩黄花委屈僵直笑靥黯淡凄切古旧街灯不眷恋白日光伸长远眺收藏星河飞鸟塔楼高耸降下初秋之雨与天共语迷恋炽热阳光飘零凋落灿烂星河独白永不失落《寂与嚣》思想的包围圈沉静了躁动的天火光处人声低语黝黑的马路干燥的街径疾驰的车尖叫着划破夜空路人穿着不知名的喧嚣走过草丛里蟋蟀鸣叫雨滴撞击石板打伞走着的孩子混乱侵袭了柔软被拴上了铃铛每一步都更接近淤黑的土壤。《枯树花蕾》一株枯树,安息在温暖的旷野,树干中空,爬满了苔藓和蝼蚁。鸟儿在上面好奇探寻,刹那…

《永不失落》

如风轻快游走的兽与鸟

形销骨立各自枯瘦清冷

钢丝绳下盘绕鲜嫩黄花

委屈僵直笑靥黯淡凄切

古旧街灯不眷恋白日光

伸长远眺收藏星河飞鸟

塔楼高耸降下初秋之雨

与天共语迷恋炽热阳光

飘零

凋落

灿烂

星河

独白

永不失落

 

《寂与嚣》

思想的包围圈

沉静了躁动的天

火光处人声低语

黝黑的马路

干燥的街径

疾驰的车尖叫着

划破夜空

路人穿着

不知名的喧嚣走过

草丛里蟋蟀鸣叫

雨滴撞击石板

打伞走着的孩子

混乱侵袭了柔软

被拴上了铃铛

每一步

都更接近

淤黑的土壤。

 

《枯树花蕾》

一株枯树,

安息在温暖的旷野,

树干中空,

爬满了苔藓和蝼蚁。

鸟儿在上面好奇探寻,

刹那便又振翅离去。

落日下,它挺直腰杆,

抬起虚弱的手臂,

用尽全身力气。

汗水如雨落向大地,

落在贫瘠的土壤里,

化作朵朵娇艳的玫瑰花蕾。

 

《组诗五首》

(1)

你走了,

把春天也带去。

鸟儿们振翅,

飞离荒凉的枝头;

颤抖的干叶

逃入大地臂弯里。

 

你走了 ,

把炙热也带去。

枯瘦的花苞,

祈求那雨露阳光;

纤弱的羽毛

怎能抵寒风侵袭。

你一走,

把梦幻也带去。

太阳藏匿起,

不再亲吻山顶;

留下这阴霾

淤积在我的心底。

 

(2)

踏过北方

又至南方

诗人累了

倒在满覆太阳气息的麦堆

双目凝望天穹

星与月是一盏盏夜灯

柔软的麦倾听梦细语

风亲吻着回忆之湖

泛起涟漪

看,山的背面

熟悉的炊烟又升腾起

凝望灯下恍惚的朦影

乌黑睫毛镶上露滴

漂泊的魂

游动的鱼

相约静谧的夜里

 

(3)

太阳越过我的头顶,

消失在地平线里,

继续照亮别的大地。

山谷里漆黑一团,

壁画从来没有看过

火把之外的天体。

海底阴沉幽暗,

温暖从来没有到达那里。

 

(4)

从何时起?

我不再追逐太阳下,

轻灵飞舞的气泡;

从何时起,

我不再寻找树丛中,

歌唱夏日的蝉;

从何时起,

日落不再捕捉,

我好奇圆睁的眼;

从何时起,

我一醒来,

就已是黑夜。

 

(5)

凝望你的背影,

眼眸不再有光。

你曾可知,离别,

不是一朝蓦远;

而是从最初起,

就不曾拥有。

 

(6)

命运是一瞬间决定的,

一颗炙热跳动的心脏,

一面昼夜不停行走的钟。

时针分针以某种角度,

一瞬间轻轻一跃,

把刹那变成了永恒。

 

作者简介:郑艺桐,笔名依依,河北人,现留学英国。喜读诗书,擅诗歌、散文、剧本创作。创作的诗词散文意境深邃,富含想象力穿透力,文笔冷隽凝练。


作者:郑艺桐

微信

微博